快3开奖结果查询

    也就在我準備動手的同時,耳邊立刻傳來了葉靈萱的聲音:“姍姍,你干什么?”
    突然聽到葉靈萱的話,我也感受到手里面這只手的皮膚非常的光滑,很明顯就是女孩子的手。難道這個襲擊我們的人居然是覃沐姍?
    一想到這里,我連忙松開了手。而覃沐姍也趁著這個機會,再一次的朝著我撲了過來。我幾乎是本能的抬起手速推。可是,隨著我的手剛剛接觸到覃沐姍身體的時候,立刻就感覺到了一種異樣的柔軟。
    經歷過人事的我當然知道以及這是觸碰到覃沐姍什么地方了。忍不住是老臉一紅,趕忙把手移開。也幸好此刻屋子里面并沒有開燈,一旁的葉靈萱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么。
    最后,覃沐姍被我們兩個人給按在了床上,我牢牢的按住了他的雙手,對著她冷冷的說:“你到底是誰?”
    “我是誰?我是他的男朋友!”
    此刻,覃沐姍所發出來的聲音早就已經不再是他自己的聲音,而是一個男人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之后,我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呢,一旁的葉靈萱突然開口驚呼了一聲:“你是程飛?”
    覃沐姍冷笑了兩聲,說:“沒錯,就是我。”
    一聽到對方主動承認自己就是程飛之后,我也是沒有任何猶豫,連忙打斷了葉靈萱正準備問出口的話,對著程飛問道:“你是怎么死的?”
    “覃沐姍”在聽到了我的問話之后,不由得一愣。仿佛是認出了我一般,開口叫了一聲:“是你!”
    我點了點頭:“沒錯,就是我。我這一次過來是專門來處理你和吳澤他們的事情的,你告訴我到底是什么東西害死了你們?”
    聽了我的話,“覃沐姍”的臉上立刻是充滿了恐懼!竟然是發出了一聲聲撕心裂肺的慘叫。
    一聽到對方的叫聲,葉靈萱也是著急了。對著她大聲的說:“你別吵,會把別人給吵醒的!”
    可是,這個時候的“覃沐姍”就仿佛是發狂了一般,全身用力,開始拼了命的掙扎了起來,我甚至有些控制不住她。
    就在我手忙腳亂的時候,突然,一陣“砰砰”的敲門聲從外面傳了進來。
    這大半夜的突然有人敲門,難免會讓人感覺到一絲不安!尤其是現在這種情況!
    聽到外面的敲門聲,我和葉靈萱兩個人全都是屏住了呼吸,不知道應該怎么辦才好了。那種感覺就好像是一對偷情的男女被抓了個正著一般。只有我身下的覃沐姍還在不斷的掙扎,嘶吼。
    就在這時,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了進來:“里面的同學,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趕緊把門打開,讓我們進去!”
    聽到這個聲音,葉靈萱也是有些慌張!他告訴我這是他們宿舍管理員的聲音。一旦被她發現在自己的宿舍里面居然藏著男人,恐怕自己就算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聽到這里,我忍不住是漏出了一絲苦笑。不過,剛才那個宿舍管理員的話說的很清楚。她說的是“我們”,而不是“我”。很明顯,在外面應該不止是一個人。那么,還會有什么人會跟著她一起過來呢?
    在想著這些問題的時候,外面的那個聲音再一次的傳了出來:“里面的同學,如果再不開門的話,我可就要自己打開了。”
    聞言,葉靈萱也終于是想起來這宿舍管理員也有每個房間的鑰匙。
    就在我們兩個人都不知道應該怎么辦的時候,一陣鑰匙檸動門鎖的聲音傳了出來。緊接著,宿舍的門就被打開了。同時,我們房間里面的燈光也發出了刺眼的光芒!
    因為已經適應了剛才的黑暗,現在這突如其來的光亮反倒是讓我有些不適應了。
    我連忙閉上了雙眼,耳邊卻是傳來了金絲眼鏡男的聲音:“我就知道你一定會在這里。看樣子,你來到我們學校果然是別有用心啊!”
    聽到他的聲音,我連忙再一次的睜開了雙眼,這才注意到此刻在我的眼前居然站了好幾個人。除了金絲眼鏡男和那個宿舍管理員之外,還有幾個值班老師,以及其他一些保安。
    因為今天不是我們值班,所以,眼前的這幾個保安我也只是見過,并不熟識。
    而更加讓我想不到的就是我身子下面那覃沐姍的穿著。
    剛才因為屋子里面太黑,再加上又是忙著問程飛問題。所以,我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她的穿著。現在這么一看之下,我才發現此時的覃沐姍居然只穿了一套內衣內褲,其他的衣服一件也沒有。更重要的是現在的我正騎坐在她的身上,把她緊緊的壓在了下面。而她還配合的掙扎了幾下。
    看到這里,我就知道這誤會是說不清楚了。
    而金絲眼鏡男在看到我的舉動之后,忍不住是勃然大怒!用手指著我,大聲的說:“陳落凡,你簡直就是個禽獸!他們都是未來,是棟梁,你居然能夠做出來這種齷蹉的事情!還不趕快給我下來!”
    聽到這里,在看到其他人那種鄙視,惡毒的目光,我真的是很想解釋一下。不過,心里面卻也明白,現在這種情況不管我怎么解釋他們也都不會相信了。而且,我現在根本就不能從覃沐姍的身上下來,不然的話,她絕對會失控的!
    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抓緊時間把程飛從她的身體趕出去才行!這對我來說也并不算是什么難事!
    于是,我抬起手指就準備點在“覃沐姍”額頭上,卻是被金絲眼鏡男一把抓住了。
    他一邊把我從覃沐姍的身上往下拖,一邊對著我破口大罵:“姓陳的,你簡直就是喪心病狂!我們這么多人在這里,你居然還不老實!你們還在等什么,快點把他給我按住!”
    這最后一句話當然是對著周圍那些保安們說的。
    聽了金絲眼鏡男的話之后,周圍的那些保安也是一個個義憤填膺的沖了上來,三下五除二就把我給按在了地上。
    我掙扎了兩下,卻是并沒有掙脫開。其實,我現在完全可以用精神力把他們給弄昏迷過去。只是這樣一來以后我也就更不好解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