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结果查询

    一處四處彌漫著光影的空間通道內,唐陽負手而立。
    這是他借助花家領地上的州際傳送陣前往玄戈州的第一天。
    計算著路程,還有兩天時間才能到達玄戈州混亂之地。
    雖然表面上他顯得沉著而冷靜,但緊握的拳頭卻充分顯示了他內心的慌張。
    此前一直在各地過著近乎流竄的生活,從未對下一代人有什么期待。
    現在恍然間讓他知道了一個女兒在世上,如何讓他不心底激動?
    甚至現在的他還覺得,雪家家主說的話就是為了提點他!
    手掌一翻,兩條儲物鏈同時出現在掌心。
    其中一道平平無奇,這是雪家給予他的謝禮。
    另外一道有光華流轉,其上散發的光華讓他有些移不開眼。
    “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這些資源,我都收下了!”
    唐陽自語,左手上流光大放,一道屏障浮現,撐起了一方空間。
    他赫然選擇了在這里突破!
    兩天后,玄戈州上方的一道空間中竟然傳來一聲宛如炸雷般的轟響!
    那里有一道接著一道漣漪向著四周擴散,一股極強的氣息宛如山巒,簡直要壓塌那一方空間!
    數道身影同時懸浮上半空,看向那個地方,神色凝重中又帶著點恭敬。
    “不知前輩突然造訪,所為何事?”
    一個須發皆白,氣息在通玄境后期的老者畢恭畢敬道。
    另外幾人見狀,也拱手施禮,臉上沒有絲毫領地被侵犯的不悅。
    最終,那氣息散去了,來得快去的也快,全程不過幾十個呼吸。
    可就在這幾十個呼吸中,包括那老者在內,上方幾人的后背,早已被冷汗浸濕。
    唐陽跑出很遠,還感覺臉上 尷尬。
    “一群七老八十,最年輕的人甚至比我爹年紀還大的人,竟然在喊我前輩?溜了溜了~”
    將心底稀奇古怪的想法趕走,唐陽感受著體內那股前所未有的力量,興奮的想要長嚎!
    很快,唐陽已經能遠遠的看到,在這大地的盡頭,有沖天的靈氣迸濺!
    睜開混沌神眸,當看清楚那邊的情況后,殺氣從他體內迸濺,轟擊的長空甚至都在顫抖!
    那是三明島所在的地方,那一道接著一道的靈氣長虹中,他感受到了熟悉的氣息!
    轟!
    唐陽將自身的速度施展到極致,向前沖去,一個呼吸能向前數百丈!
    他甚至能看到一道驚天的劍意在向前斬去,那是無天劍皇的招數!
    一聲震顫的天地的吼聲化為聲浪向著四周傳遞,一頭猙獰的毒鴆振翅,毒氣遮蓋了天地,向前殺去!
    更有赤紅的火焰沖天而起,遠遠看去宛如一朵瑰麗的紅色火蓮。
    唐陽看的真切,一道麗影身后,有著一個睜大了眼睛,滿是恐懼和不解的孩子!
    一道殺伐氣驚天的恐怖虛影向前轟擊,那是一根顏色亮麗的羽毛!
    空氣中陡然有冰雪飄揚,紅蓮腳下有一片丈余的晶瑩雪花,宛如屏障,護住了兩人。
    一道大鼎橫空而起,砸向那一道光幕!
    唐家和王家家主齊齊向前,想要解救!
    可出手之人的修為赫然在通玄境巔峰,而他們,僅僅是通玄境后期甚至是中期!
    紅蓮拼盡全力催動紅蓮業火,想要出手,可他們的實力相差實在太大,無法阻擋多久。
    “娘親……”
    脆生生的聲音在后方響起,頓時讓紅蓮心神一震。
    “萌兒別怕,娘保護你”紅蓮看著身后那緊緊抱著自己的小人兒,強笑道。
    “爹爹呢?”唐萌大眼睛撲閃,問道,額頭上那小小的紅色蓮花印記很是引人注目。
    “你爹他……在很遠的地方變強,不久就回來了”
    紅蓮笑笑,心中想起那一道孤傲且倔強的身影,心頭微暖。
    轟!
    那一尊升起的大鼎再次落下,甚至那些前來支援的王家人也被那般聲浪掀飛!
    “這小姑娘不錯,要是能得到,恐怕對那一家來說,能賣個大價錢!”
    一個身形瘦削的中年男子咆哮,右手向下狠狠一按。
    “都給我滾!”
    一聲宛如炸雷般的吼聲從后方傳來。
    于此同時,更有一股好似能震動天際般的殺意向前涌來,震動長空!
    就在同時,那手掌按下的中年只感到背后發涼,像是被一頭洪荒猛獸盯上!
    唐陽殺到近前,黑淵宛如一道流光,瞬間洞穿了那中年男子的胸膛!
    “這……這怎么可能……”
    中年男子到死也不敢相信,他竟然被人一招滅殺。
    他可是通玄境巔峰強者,只差一步,便可成就亂世。
    轟!
    他的身軀直接在半空炸開,道息消散,魂靈還未跑出便被湮滅。
    眾人甚至還有些愣神,呆呆的看著上方,一道年輕身影出現在上方,只是一指,竟然抵住了那一尊大鼎!
    而那張面孔,更是讓場中絕對大多數人都生出了一股熟悉感。
    一個名字,更是被不少人脫口喊了出來。
    唐陽!
    紅蓮看著站在自己身前的那一道身影,恍惚間甚至生出了一股恍如夢中的感覺。
    這一道身影,不知道有多少次曾經出現在他的夢境中。
    就在剛才,她甚至都快感到絕望,可下一刻,這身影已然出現在身邊。
    “我來晚了,好在你沒事,那我心中的愧疚也能稍微減少一點”唐陽看著眼前伊人有些憔悴的身形,低聲道。
    “回來就好,回來就好……”紅蓮放松一笑,只是道。
    “你是爹爹嗎?”唐萌上前,小手放在嘴邊,撲閃著大眼睛好奇問道。
    “是,爹爹回來了,不用擔心了”唐陽摸摸唐萌的小腦袋,轉而道:
    “等等好不好?等爹爹教訓完壞人,就來陪你和娘親”
    “嗯,小萌聽話”唐萌點點頭,小小的臉頰上滿是因為激動而造成的紅暈。
    “唐萌?真是個好名字”唐陽自語,左手向前點指,靈氣和封靈之力成型,將這兩個對他來說極為重要的人護在其中。
    當塵封門和狩獵者聯盟眾人看到唐陽已然轉身且身軀之上彌漫著駭人殺意時,皆是心神狂震。
    “塵封門,狩獵者聯盟,云家,元云宗,呵,看來都是老對手了啊,也罷,今天就來一起清算!”
    塵封門羽帝只感到通體發涼。
    無法否認的是,現在的唐陽和兩年前相比,變化太大!
    此前他們只是認為,兩年時間,就算唐陽天賦再如何出眾,通玄境中期也只是他的極限。
    可現在的他,赫然已經是通玄境巔峰!
    甚至在他四周,空間不穩,似是隨時都會扭曲,而那,是已然溝通亂世的力量!
    三明島眾人歡呼,他們實力有限,看不清唐陽的真實修為。
    可原本在他們面前囂張無比的塵封門和狩獵者聯盟眾人竟然顯得有些畏懼,這很能說明問題!
    無天劍皇收起長劍,滿是疲倦,笑了笑,道:
    “唐小子,你要是再不回來,我們這把老骨頭可就堅持不住了”
    唐陽看著無天劍皇和另外大曹皇朝等三位皇朝的老皇主,豪邁道:
    “各位前輩們放心吧,這些人不足為懼,且看我如何將他們全部鎮殺!”
    轟!
    唐陽動了,海量靈氣注入黑淵,長空甚至都在顫抖,那是險些無法承受那威壓的表現!
    黑淵射出,所到之處空間盡數扭曲,更有無數漣漪向著四周擴散,碎片迸濺,幾乎要碎裂開!
    唐陽皺眉,就在剛才,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所處的這一方空間好似有一股他無法反抗的力量在排斥他!
    嗖!
    黑淵帶起一連片的音爆,一聲慘叫在虛空中傳出,無數羽毛飄落,那赫然是羽帝!
    早在兩年前,若非無天劍皇及時相助,羽帝險些襲殺了他,此仇得報!
    唐陽沒有停止,繼續上前,黑淵向前橫掃,這一次的目標,乃是云家家主和元云子!
    兩人怒極,各自拿出重寶想要對抗,可黑淵斬出長虹,碎裂了他們的重寶,甚至破碎了他們的肉身!
    “一起上,滅殺他!”一人搭起長弓,向前接連射出數箭,對還在愣神和震驚的另外幾人吼道。
    一道白色光暈浮上半空,宛如太陽,溢散晶瑩而瑰麗的光華。
    其中站著一道人影,那是塵封門的白帝!
    不少人向著其中靠攏,想要聯合對抗唐陽。
    唐陽反手甩出一根五轉衍靈柱,向著另外一邊轟去,當即砸爆了數道云家和元云宗強者。
    黑淵長鳴,像是被賦予了屬于自己的生命,在向前穿梭,指向狩獵者聯盟的一位強者。
    唐陽左手亮起璀璨光澤,戰意轟鳴間更有一尊大鼎橫空而起,宛如太陽,光華照耀四方。
    “皇極封靈鼎”
    “白焰焚日輪”
    白帝大喝,自身光芒大起,那一輪光暈更是璀璨,而他身后更有十幾位塵封門強者,齊齊將自身的靈氣注入光暈之中。
    大鼎橫空,撞上了光暈。
    一聲悶沉的聲響傳遍全場,半空中簡直像是有一輪金色太陽炸開,極其絢爛。
    待到煙塵完全散去時,渾身是血,遭受重創的白帝出現在眾人身前。
    看到這一幕,場中眾人徹底無法淡定了。
    尤其是當初曾經和唐陽打過叫道的那些人,更是不敢置信。
    鴆皇看著唐陽,眼中只有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