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结果查询

    聽到天海道人的解釋,眾人的臉色也是表情不一,對于事情的真相也是相信了不少,他們可不相信自家閣主會在這種事情上面開玩笑,而且以天海道人的本事,會這種追蹤術也是不奇怪。
    天風道人臉上盡顯憂愁,他和天通道人的關系可是很好,甚至曾經在他最困難的時候,便是天通道人幫了他,如今得知天通道人死亡的消息,他的心情可想而知。
    不過除開天海道人和天風道人之外,天海閣的寧元散人和血魔老人表情便沒那么難受了,對于天通道人此人,他們不過只是點頭之交罷了,他們之所以會加入天海閣,更多的原因是因為天海閣許諾的利益,如今天通道人死了,他們可沒有什么傷心的。
    而且天通道人身死這件事情,對于他們來說并不算什么壞處,天海閣雖然是一個強大的一流勢力,不過要供養五名輪回境界的存在,已經有些捉襟見肘,如今天通道人的死亡,說不定還能夠讓他們分到更多的權勢和更多的利益,畢竟以前的天通道人雖然在他們五人中實力最弱,但是因為天海道人和天風道人的關系,他所占據的資源可是不少,現在天通道人死了,以前霸占的天海閣資源自然是要拿出來分給大家。
    血魔老人率先打破了這種平靜,直勾勾的看著天海道人,嘴中不由的說道:“閣主的意思是?”
    聽到血魔老人的話,天海道人的眼神也是不由得露出了一絲煞氣,毋庸置疑的說道:“找到兇手,殺了他,為天通報仇。”
    看著天海道人這幅充滿殺氣的樣子,血魔老人和寧元散人都是不由得皺了皺眉頭,眼神之中露出了一絲猶豫之色。
    “我支持大哥,天通怎么說也是我們天海閣的老祖之一,而且從天海閣創立之初便存在,天海閣能夠成就現在的這幅樣子,他的功勞不亞于在場的任何一個人,我們必須要為他報仇。”天風道人義正言辭的說道,眼神看著血魔老人以及寧元散人都是充滿了威脅之意。
    在天海閣內,他們三兄弟是一條心,不過血魔老人以及寧元散人和他們就沒有那么和心了,五人能夠安安穩穩的待在一起,可不是因為性情相投,或者有什么過命的交情,靠的僅僅是那些利益的牽扯。
    天風道人心里明白,如今天通道人死去,他們二人恐怕沒有任何傷心,甚至還有些幸災樂禍,雖然死一個輪回境界,對于天海閣是莫大的損失,但相應的他們其他人便可以分到更多的資源。
    看著天風道人這幅明顯威脅的樣子,血魔老人以及寧元散人都是不由得皺了皺眉頭,想當年他們加入天海閣,可是天海道人親自出面邀請的,畢竟天海閣不但要統治天海郡,還要威壓四方的郡城,光靠他們自己三個輪回境界的存在還不夠,所以他們二人才會加入天海閣的陣營。
    對于此事這二人其實還頗為有些后悔,進來之后他才發現另外的三個輪回境界根本就是一條心,而且天海道人和天風道人的實力比他們二人都要強上不少,所以他們在天海閣內其實并沒有多大的權力,更像一個樣子貨。
    雖然他們兩個不是天海道人和天風道人的對手,但是怎么說他們也是輪回境界,有了他們這樣的實力,自然是不喜歡再受制于人,哪怕眼前的這兩人實力比他們強,但也休想對他們呼來喝去的。
    就在場面有些尷尬之時,站在最上方的天海道人突然說道:“天海閣只有我們四人團結,才能將勢力越做越大,有什么問題,或者說心中有何想法直接說出來便好,雖然我是天海閣的閣主,不過當年我邀請兩位之時便已經承諾了,大家共掌天海閣,資源按勞分配,所以兩位說話不必有任何疑慮。”
    聽到天海道人的話,血魔老人以及寧元散人的臉色都是不由得好看了起來。
    要知道天海道人的實力可是輪回境界的巔峰,比起他們二人都要強上不少,能夠這么客氣的與他們對話,已經算是給足了面子了。
    寧元散人咳嗽了一聲,緩緩的說道:“天通道友身故,我們都深表遺憾,而且這對于天海閣也是莫大的打擊,報仇本來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不過在這里面卻有幾個要點需要注意。”
    “有什么要注意的?找到那個人殺了便是。”天風道人不耐煩的說道。
    聽著天風道人不滿的語氣,寧元散人也是有些尷尬,雖然他的實力比起天風道人要弱上一次,不過那是因為自己的天資比不上對方,要知道他可比天風道人要年長許多。
    看著寧元散人的尷尬,天海道人對著天風道人冷哼一聲說道:“老二,你給我閉嘴。”
    看著自家大哥發怒,天風道人也是只好點了點頭,退到了一邊。
    天海道人繼續問道:“寧元道友,你請繼續說。”
    寧元散人點了點頭繼續說道:“第一,天通道友怎么說也是輪回境界初期的實力,而且對于他的底細別人不知道,但是我們四人卻是不甚了解,恐怕一般的輪回境界初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就算是達到輪回境界中期實力的人,想要殺他也是無比困難。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被誰殺死,這一點必須要弄清楚,天海閣雖然在這方圓千里都是有名有姓的大勢力,但是想必諸位都清楚,我們對于整個天玄大陸來說,根本算不了什么大勢力,有些東西不能得罪,也不能碰,否則不只是天通道人,恐怕會給整個天海閣都帶來滅頂之災。”
    說到這里的寧元散人也是停了下來,小心翼翼的看了天海道人一眼,對于幫天通道人報仇其實他和血魔老人都沒有什么意見,畢竟天通道人怎么說也是天海閣的老祖之一,天通道人被殺,說白了也是打的他們天海閣的臉,如今為天通道人報仇,也算是為自己挽回臉面,而且他們和天童道人沒有仇,自然不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