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结果查询

    鐺!
    小曾圣子手中的短匕去勢不止,不過這一刀并非斬下了上原的首級,而是割破了對方的衣服,斬在上原的胸膛之上。
    不過這一刀落在上原身上,竟然是發出了一陣金鐵交擊之聲。
    噗……
    與之同時,上原如同詐尸般直挺挺的躍起,亦是一掌拍在了小曾圣子的右肩,將對方拍飛了出去。
    “主人……他沒死!”
    即便被一掌拍傷,此刻砸落在一旁的小曾圣子顧不得自己,卻是連忙向楚凡提醒道。
    小曾圣子怎么也不明白,方才明明已經毒發身亡的上原,是怎么活過來的?
    難道對方是假死,想要欺騙楚凡?
    這也不應該,小曾圣子實力雖不如上原這等接近神忍級的高手,但是好歹這點本事是有的,方才她接近上原之時,分明沒有發現對方體內還有生機留存。
    就算是再高明的龜息術,也做不到這一點。
    “可惡……華夏人,你是怎么發現的?”
    房間里,充斥著一股邪異的陰氣,而就在其中,原本已經死透的上原,此刻卻正站在原地,一雙泛著幽芒的雙瞳,凝視著楚凡。
    “雖然不知道你從哪得到的煉尸之法,不過不得不說你膽子夠大,知道自己壽元不足,便將自己也煉化成了人尸,你以為這點手段能瞞過我?”
    楚凡宛如看白癡一般,戲笑著看向此刻不人不鬼的上原。
    看著對方體內冒出的那股濃郁尸氣,又是開口道:“只可惜,你的功夫似乎不到家,人尸這種不容于天道的邪物又怎么可能如此容易,你現在這樣子,充其量也只能算是半人半尸的怪物,我沒猜錯的話,你想要奈良皇室的龍脈,僅僅只是想利用那龍脈之氣,助你凝練真正的人尸之身吧。”
    楚凡笑著說道。
    自從福山寺一戰中,見過這上原的手段之后,楚凡便知曉此人擅長煉尸一道。
    而剛才上原明明對楚凡懷有無盡恨意,卻又如此決然的選擇死亡,這讓楚凡已經有了懷疑。
    “若得龍氣,尸法可成,到時候我便能與天同壽,成就不死不滅之身。”
    被楚凡識破,上原雖然震驚,但是此刻他仍舊是囂張的大笑道。
    “原本我是打算一直隱藏這個秘密,不過你既然逼我現了尸身,如此……我便已經沒了退路了。”
    上原口中,聲音忽然變得格外沙啞道。
    這一刻,他的身上已然沒有了屬于人的生氣,若是仔細看去,便會發現上原身上已然出現了諸多異狀。
    他的頭發、指甲竟然都在瘋長,那張蒼白病態的老臉,此刻倍加枯瘦,更充斥著一股鐵青之色。
    然而,這一切的變化,在上原看來,是如此的美好。
    他能明顯的感覺得到,自己的肉身力量在不斷的增強,實力比之前更勝數倍。
    “這本應該是我為大和滕田準備的殺招,不過既然你提前見到了,那便讓你先成為我的血食吧。”
    上原口中沙啞的聲音傳出,那雙散發著幽芒的雙瞳之中,陡然閃過一道殺機。
    下一刻,自上原身上,那原本插在他身上的三枚毒箭被逼出體外,同一時間,上原的身影霎時消失在了原地。
    尸人狀態之下,他的速度幾乎堪比神忍境界的強者。
    如此距離,上原自信楚凡根本無處可逃。
    “主人!”
    察覺到楚凡的危險,哪怕已經受傷的小曾圣子,此時在心靈禁制的影響下,第一反應竟然是要撲上前去保護楚凡。
    不過她本就受傷,速度大減,尚未起身,眼前的局面便又有了變化。
    砰!
    就在小曾圣子尚未反應過來的同時,也不見楚凡如何動作,只見楚凡一拳轟出,那原本化作黑影一般撲向楚凡的上原,徑直是被楚凡的一拳砸飛出了屋外。
    刺啦!
    木門被撞碎,上原的身體徑直砸碎了木門,撞在了庭院之中。
    屋外,雨勢未停,淅瀝瀝的雨水落在了上原的身上。
    “不錯不錯,我感受到了你體內的血氣,很濃郁的血氣……”
    庭院之中,被楚凡一拳轟飛的上原,此時竟然踉蹌著站起了身來,身上雖然狼狽,然而他此刻抬首看向楚凡的雙眼中,竟然是透出了一股莫名的興奮之色。
    “若是吃了你,我的實力定能大漲。”
    上原話音出口,同一時間他的身影再度朝著楚凡襲去。
    這一次,上原的攻勢明顯更加猛烈,他張大著嘴,口齒之中竟是伸出一對鋒利的獠牙。
    非但如此,自他那張大嘴之中,一團如墨般的黑霧陡然朝著楚凡噴出。
    這黑霧出現,速度居然不慢,霎時間便將這方圓數丈之地給籠罩在了其中,連帶著楚凡和小曾圣子的身影,亦是被那腥臭的黑霧所包圍。
    而明明已經沖至近前的上原,身影在被那黑影籠罩之時,竟然是消失不見了。
    “主人!”
    見狀,小曾圣子一臉擔憂的奔至楚凡身旁,目光警惕的看著四周。
    沒有理會身旁的小曾圣子,楚凡的目光看著面前的一團黑霧,一雙黑色劍眉,微微皺了起來。
    這上原的實力,倒是在他的預料之上。
    不過,也僅僅如此罷了。
    人尸之法本就是邪修一道,而且還是極其殘忍的修煉方法,將自己的身體煉成活尸,固然能在短時間內獲得強大的力量,但是卻也失去了人性。
    沒有感官,不知痛苦,只知曉殺戮與血腥。
    此刻的上原,就是如此狀態。
    在他的眼中,楚凡身上濃郁的血氣仿佛天然對他有著極強的誘惑。
    哪怕明明不是楚凡的對手,那瘋狂的念頭,仍舊控制著他對楚凡發起進攻。
    “嘶……”
    自那翻騰的黑霧中,這些由尸氣凝聚而成的黑霧,成了上原的掩身之所。
    楚凡身后,滾滾黑霧里,一道身影無聲的出現,那雙泛著青灰之色的手掌,正迅速的貼近楚凡的后背。
    兩丈……一丈……甚至不到半丈。
    小曾圣子未曾發現來自楚凡身后的危機。
    而楚凡站在原地,同樣沉默不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