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结果查询

    在天臺上吹了一個多小時的冷風,白星語在小夢的提醒下靈魂回到現實。緩緩睜開眼睛,就看到二十多個學員已經陸續結束了修煉。
    揉了揉發脹的腦袋,他果然還是喜歡簡單粗暴的修煉,只需要收集源力就行了,學習知識真的是腦細胞大片大片的死亡啊!唔,趙老是怎么保養頭發的,回頭倒是可以去問問。
    “老白,這次真的是謝謝你了。本來我是幾乎沒有機會能在高考前修煉到九轉的,但是現在他感覺我有一絲機會了!”秦有激動的開口道。
    不僅僅是他,這些學員這一次全都收獲頗豐,看他們臉上抑制不住的激動就知道了。
    白星語笑了笑,內心卻無比憂傷,這一次最虧的人是他啊!
    “你們回家之后今天就不要睡覺了,把月果的效果發揮到最大。而且,你們可要記住白星語這份情。”郭落等到最后一人修煉結束,這才開口說道。
    眾人再次熱鬧起來,他們這一次可以自信的說他們這一屆絕對是蔡城高中實力最強的一屆了。因為有白星語,他們不僅更加的努力,還能得到平時完全得不到的好東西,這可是他們師兄師姐享受不到的待遇。
    白星語實在是不適應這么熱情的同學,給秦有使了個顏色,秦有立刻便明白了白星語的意思,朗聲道:“各位,等我們高考結束后,我們掏錢給老白慶祝一場吧!”
    秦有的提議立刻得到了全部人的響應,白星語站在一旁目瞪口呆,他剛才給秦有的那個眼神好像不是這個意思吧?
    現在都已經這么晚了,武道班的學員也是陸續離去了,白星語眾人道別后并沒有直接回趙老的房子,而是向著另一個方向而去。
    “咚咚咚!”白星語敲響了房門。不到一分鐘房門便打開,里面的燈光透出。
    “星語,你來的正好,我去給你盛飯!”李夢如看到是白星語,臉上立刻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直接將白星語拉了進去。
    白星語也是笑了起來,無語的開口道:“李姨,我會走路,你就別拉我啦!”
    來到客廳,姚勇對著白星語一笑,招呼著白星語坐下,而后拿出了一瓶陳年佳釀。
    “來,星語,我們爺倆喝幾杯!”姚勇熱情的開口道。平時有老婆在看著,他喝酒都要偷偷的,白星語過來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喝啦!
    白星語平時是不喝酒的,但是看姚叔這樣子就知道是酒癮上來了,拿起那瓶酒就先給姚叔倒了一杯,然后給自己來了小半杯。
    李夢如端著一大碗米飯走了過來,看到桌子上的酒,用眼神狠狠的腕了一眼姚勇,但是還是當做沒有看到,準備等晚上睡覺的時候再算賬。
    “星語,不夠吃我再去給你盛!”李夢如看白星語的目光就像是看自己親生兒子一樣,充滿了關愛。
    看著這都要堆成小山的米飯,白星語苦笑,不過還好自己修煉之后飯量也增長了,只要消化成能量就不用擔心增胖的事情。
    “小月,你和星語的關系不是很好嗎?怎么一聲不吭的?”李夢如疑惑的看著埋頭吃飯的小月開口問道。
    小月瞥了一眼旁邊的白星語,小聲的嘀咕道:“我才不要和這個臭流氓說話呢!”
    因為小月話語聲很小,李夢如沒有聽清,姚勇也是專注自己的美酒也沒有注意聽,只有白星語聽了個清楚,臉上露出了尷尬之色。小月平時表現的大大咧咧,但是臉皮比自己想的薄多了。
    “李姨,我之前對小月發火了,所以他還在生我氣呢!”白星語看李夢如臉色變化,急忙開口說道。
    李夢如更好奇是什么事情了,白星語也只好把《七罪》的事情說了一下。李夢如沒有接觸修煉,所以聽的那是云里霧里,不過總算是聽明白白星語當時發火不是因為兩人之間有矛盾。
    “小月,星語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諒他這一次吧!”李夢如當起了和事佬,柔聲開口道。
    小月瞪了白星語一眼,沒好氣的開口道:“看在我老媽的面子上,我就原諒你這一次了,但是要是還敢有下次的話,我絕對不會饒了你的!”
    白星語連連點頭,不知道為什么他感覺小月最后說話的時候,目光好像往下移了啊!嘶,想想都可怕,惹不起惹不起,小月也是個狠人!
    一頓飯吃的其樂融融,就好像是一家人一樣。小月吃完之后就會房間了,很顯然見到白星語還是會想起昨天的擁抱。
    “李姨,姚叔,這些是月果,是送給你們的!”白星語將剩下的全部月果都拿了出來。
    李夢如是第一次見到發光的果子,好奇的用智能終端查了一下頓時嚇了一跳。
    “李姨,你就好好收下吧,趙老讓我把這些月果全部送出去,要是我回去的時候還有剩余,我會很慘的!”白星語急忙開口說道。
    李夢如也不知道說什么好,好一會之后才開口道:“那位,那位的性格有點怪啊!”
    “是啊!”白星語在心中附和道,但是卻不會說出來。
    “星語,你不是和小月鬧矛盾嗎?你把這些月果當禮物送給小月,她肯定會原諒你的!”李夢如雙眼一亮,小聲的開口說道。
    白星語無奈,她讓小月生氣的是另一件事情啊!但看李姨的臉色,自己就算是拒絕也沒用,只好拿起了三枚月果走到了小月的房間前。
    硬著頭皮敲向了房門,小月很快打開了門,但是看到是白星語之后臉上卻有些驚慌。
    “李姨讓我給你道歉,這是月果,對你修煉很有好處的!”白星語臉皮也很薄,根本沒有想好要和小月說什么,將月果放到小月手中后就不知道說什么了。
    小月看了一眼手中的月果,月果的顏值是沒的說的。小月木著一張臉道:“下不為例,老白!”
    說完就關上了房門。白星語摸了摸鼻子,就看到一臉失望的李夢如,內心頓時凌亂。
    房門后,小月貼在門后,俏臉通紅,看著手中的月果,她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老白這家伙,完全不懂怎么哄女孩子,真的是活該單身。嗯,元香好像對老白有點意思,要不要撮合一下呢!”小月撲到在床上,嫩白的腳丫不停的搖晃著,口中說著一些含糊不清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