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结果查询

    “諸位!諸位!”寒暄中,瞿志奇上臺,在麥克風的協助之下,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關注。
    “我是瞿志奇,林氏安保的總經理!我宣布,林氏安保聯誼會現在正式開始,下面歡迎林氏安保,我的老板唐牧唐總給大家致辭!”瞿志奇率先開始鼓掌。
    接著掌聲響徹。
    唐牧對周圍人不斷點頭,微笑著邁步向前。
    今天他穿的雖然不是訂制出來的西裝,但也是最頂級的名牌,雖然唐牧對這些不了解,但林閔雨這么說,那就肯定是啊!
    雖然穿身上跟普通的西裝也貌似沒什么兩樣,但唐牧本就天生的衣服架子,這般好好打扮打扮,簡直不是一般的帥氣逼人!
    而且,唐牧的年齡在商圈當中,特別是成功的商圈當中,這是絕對意義上的年輕!
    帥氣、年輕,又氣勢十足。
    唐牧這番姿態擺出來,都讓一些稍稍年長一些的人感慨自己老了……
    真是長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早晚都會死在沙灘上。
    這是規律,又貌似是大家根本沒辦法逃卻掉的命運,想想還真讓人唏噓。
    不過,放在林閔雨的眼中,那可就完全不同了。
    看著現在光彩奪目,全會場中心的唐牧,她的心中是欣喜、歡快的!
    她真的很想大聲的告訴全世界,這就是他的男人!
    幸好,她還能保持著矜持,只是,一雙眼睛卻緊緊的盯著唐牧,臉上帶著淡淡的笑容,內心的興奮并沒有表現出分毫出來。
    當然了,偶爾的聽到或者看到在場的有些女性對唐牧的討論或者那火熱的眼神,還是讓林閔雨暗暗的提高警惕。
    富豪圈子中,有一些人的私生活可不是一般的混亂的,可不能讓這些人有接觸到唐牧的可能,必須要看好!
    唉,男人太有魅力了也不好!
    林閔雨這般顏值都感覺壓力很大啊,所以說有的女人總說安全感安全感,這并沒有什么錯誤!
    連林閔雨現在都有點渴望安全感了,更何況是其它女人?
    致辭,這是瞿志奇早就跟唐牧說好的事情,瞿志奇可不能胡亂的給唐牧搞什么突然襲擊……
    所以,唐牧上去的從容,講的也很從容。
    歡迎諸位蒞臨,感謝大家對林氏安保的支持云云,總是就是感謝感謝感謝。
    不管林氏安保在原本應該是弱勢的位置上現在如何的強勢,在唐牧的言辭當中沒有體現出分毫。
    唐牧更清楚講話要簡單的道理,在場的都是大佬啊,能聽他講話已經很給面子了,如果你還不知道好歹的講個沒完沒了,那可就太不懂事了。
    不過,就在唐牧講完要下去的時候,突然一個人沖上了前臺。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姬長空!
    唐牧臉上雖然帶著笑,但心中卻有點冷,姬長空就這么迫不及待嗎?本來接下來是真正宴會的,大家先吃吃喝喝。
    但現在來看,姬長空貌似只想快刀斬亂麻。
    “姬總,有什么指教?”唐牧笑瞇瞇的說道。
    “唐總,不好意思,能不能讓我講兩句?”姬長空笑著問道。
    唐牧可以說不的!
    因為他有權拒絕姬長空。
    不過,很明顯,他不可能說不!
    林氏安保的氣勢絕對不能被姬長空給壓下去。
    所以,唐牧微微虛引,笑著說道:“姬總,請!”
    說著,把位置讓了出來,自己走了下去。
    林閔雨快步到了唐牧身邊,輕聲說道:“他想做什么,這么迫不及待嗎?”
    “人家迫不及待的想找死,咱們也不能攔著不是?等著看看,他到底想玩什么花樣吧!”唐牧輕聲說道。
    而此時,姬長空已經開始了講話:“諸位大佬,很冒昧的打擾到大家,我叫姬長空,有些認識我,也許有人并不認識我,我自我介紹一下,鄙人天空安保姬長空!”
    “此時肯定很多人想問,你一個天空安保的人,來林氏安保的聯誼會也就算了,怎么還喧賓奪主的來講話呢!大家不要著急,我馬上就揭曉答案——其實我是來給林氏安保送賀禮來了!”姬長空笑瞇瞇的繼續說道。
    此時姬長空還故意停頓了一下,看到很多大佬竊竊私語,他臉上浮現出一切都在計劃中的笑容繼續開口說道:“很多人現在應該都很好奇,好奇我準備了什么賀禮給林氏安保……其實很簡單,大家也都知道,我們安保公司提供的就是安保服務!而安保服務呢,最根本的要求就是保鏢的實力到底如何!所以,我專門刻意從我們天空安保的大客戶中暫時借來了我們天空安保頂級的神級保鏢!我相信,大家都知道神級保鏢的吧?保鏢界的神話!我想跟林氏安保的強大保鏢稍稍切磋切磋,為這次聯誼會增添一些光彩!”
    “姬總,你用神級保鏢挑戰林氏安保的保鏢,這有點不光彩啊,據我所知,林氏安保并沒有神級保鏢啊!”龐琨笑著說道:“畢竟林氏安保真正崛起的日子還不長,沒有神級保鏢上的積累,這也是情有可原的!你這不是為難人嗎?”
    “啊?是我考慮不周,是我考慮不周……只是,龐總,咱們讓林氏安保見識見識神級保鏢的強大,這也總可以的吧?”姬長空認真的說道:“說起來,能認識到差距,這才好有更大的進步嘛!唐總,你說是不是呢?”
    姬長空和龐琨這一唱一和之間,把他們的目的可算是徹徹底底的彰顯了出來。
    一句話,就是來砸場子的,還是用神級保鏢來砸場子。
    你林氏安保沒神級保鏢這樣不公平?公平?商場上競爭關系,誰給你玩什么公平。
    想玩公平,可以啊!退出安保行業去別的行業去玩公平就可以了啊。
    “姬總真是好雅興啊!首先真要感謝姬總千里迢迢而來,還專程帶著神級保鏢前來!既然姬總有這樣的性質,那我林氏安保也想看看自己的差距到底在哪里,就當宴會開始之前的開胃菜了……姬總,不如你隨便挑選目標?”唐牧笑瞇瞇的說道。
    在場林氏安保的王牌保鏢太多了,都在各個雇主周圍。
    所以,唐牧又說道:“諸位大佬,姬總如果點了你們雇傭的王牌保鏢,還請暫時讓他們出戰一下啊!我知道,雇傭期間,保鏢是你們的,但現在情況特殊,還請通融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