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结果查询

    洛玄脫口而出的那句奶媽,讓氣氛無疑是尷尬了許多。
    再看了一眼凌舞上身那夸張的飽滿傲人,即便是洛玄,臉色也都有幾分掛不住了,心中泛起一抹尷尬。
    “……抱歉,小舞,我一時失言。”
    他的本意,可只是想說凌舞對他這樣的貼身照料像一個奶媽,可從沒有這方面的意思。
    “主上,沒……沒什么……”凌舞也顯得有些無措。
    一股尷尬的氣氛,無形間在兩人之間蔓延。
    洛玄一時間,也不知該說些什么。
    他已經近乎能隨意的看透他人的人心,能夠第一時間無比輕松抓住潛入的間諜,能夠一眼便識破敵方的計謀。
    但唯獨對于女孩的想法,他是一點都猜不透。
    或許男女的思想次元,乃至于邏輯方式,真的不在一個次元……
    而這股尷尬的氣氛沒有持續多久,洛玄便是眸光一動,似是感應到了什么,有些意外。
    片刻之后,凌舞也是感應到了什么,找到了一個話題,如獲大赦一般,道:“主上,安然小姐來了。”
    她能察覺到,有人正向云頂別墅這邊走了上來,憑此步伐,無疑是一名女子。
    在凌舞想來,自然是先前給洛玄打電話,說要來這里的鄭安然了。
    然而洛玄,卻是輕輕搖了搖頭。
    “不,并不是安然。”
    洛玄的眸光之中,也是有些少許的意外之色。
    隨后,也是吐出了幾個字——
    “是,南宮紫瑤!”
    南宮紫瑤?
    聽到洛玄這樣說,凌舞也不由微微怔了一下。
    此時前來這里的,又怎么會是南宮紫瑤?
    而經洛玄這么一提醒,凌舞也忽然意識到,鄭安然確實不可能這么快的來此。
    距離鄭安然給洛玄打電話到現在,根本也沒過去多久,就算鄭安然再快,不過可能現在就來到青鸞山。
    剛才她急于從那種尷尬的氣氛之中擺脫出來,急于岔開話題,加上憑來人的步伐判斷出是一名女子,她幾乎是想也未想的就覺得是鄭安然。
    但現在想來,明顯完全不可能是鄭安然了,能在這個時間在青鸞山,并且還是一名女子的,那就只有一個可能——
    南宮紫瑤!
    “主上,似乎認識這南宮紫瑤?”凌舞不由輕聲問道。
    語氣中,還有著那么一絲的忐忑。
    她清楚的記得,之前她載洛玄來青鸞山別墅的時候,向洛玄提及南宮紫瑤,洛玄還全然不知南宮紫瑤是誰。
    凌舞向洛玄解釋南宮紫瑤是何身份,是華國女明星中的首位,有著何等影響力之時,洛玄表現出來的,也是興趣全無。
    為何在此時,洛玄卻能無比肯定的說出,這來人正是南宮紫瑤?
    洛玄道:“并不算認識,只不過我昨晚的時候,倒也算是與她發生了一些交集。”
    聽到洛玄這樣說,凌舞無疑是更加的緊張與忐忑。
    交集?
    又會是什么交集?
    難道……
    ‘不,不可能,主上的心中滿滿的全是若晴小姐,又怎會再容下其他的女孩!’
    凌舞的心中剛剛冒出一種猜測,便被她下意識的去否決。
    她不敢去相信那種猜測,更不愿去相信那種猜測!
    洛玄還不知僅僅是他這樣的一句話,凌舞就在內心中進行了這樣一系列的心理活動。
    還未等凌舞開口詢問,洛玄便是淡淡道:“昨晚她被那三人追趕,跑到了別墅之前,而那三人打擾到了我,由此我才將他們斬殺。”
    “說起來,那三只蒼蠅,還算是她引來的。”
    語氣中,似是還有著些許不悅。
    洛玄所說的沒錯,昨晚固然是那三個男人打擾到了他,但究其原因,還是因為南宮紫瑤,才會將他們引上來。
    當然,對于救下南宮紫瑤,洛玄并未后悔,先前他事實未明,所以沒去管這件事。
    而在知曉南宮紫瑤只是一個無辜的女孩,而那三個男人對她欲行不軌之時,身為一個為王者,洛玄無法坐視不理,直接斬殺了那三人。
    由此,他和南宮紫瑤之間,無疑是已經兩清,南宮紫瑤也被他拒之門外,已經離開。
    甚至還不算什么兩清,洛玄總歸是救下了她,是南宮紫瑤占了便宜才是,為什么在此時,卻又上來此處?
    洛玄的心中,當然不悅!
    聽到洛玄這樣說,凌舞心中也不由松了一口氣,果然,事實不會是像她所想的那樣。
    她也自是清楚,沐若晴在洛玄的心中有著何等的地位,即便南宮紫瑤再美,又怎會讓洛玄動心。
    “能幸得主上救下,無疑是那南宮紫瑤的福氣了。”凌舞淺笑道。
    說著,她又是道:“不過那南宮紫瑤,倒也著實有些特別。”
    知道洛玄對南宮紫瑤沒有任何的想法,她的心中也是放心了下來,緩緩開口。
    洛玄微微側目,讓凌舞能做出如此評價的,可確實不多。
    況且不只是凌舞這樣說,洛玄的心中對南宮紫瑤的觀感,同樣是覺得她有些特別。
    “哦?小舞,那南宮紫瑤有何特別,不是僅僅是一個有名的大明星而已?”
    洛玄語氣中稍有興趣。
    南宮紫瑤此時雖是向云頂別墅行來,但以洛玄和凌舞之能,在她處于山腰的時候,便已經察覺到了她的位置。
    距離南宮紫瑤來到云頂別墅,自然還要一段時間。
    這段時間,就算洛玄想從凌舞口中了解一些關于南宮紫瑤的事,也完全足夠了。
    聽到洛玄的話,凌舞輕輕搖了搖頭。
    “若論名氣,南宮紫瑤可不是僅僅有名而已,而是居于所有女明星的人氣首位,甚至哪怕算上所有男明星的話,她的人氣,也是足足在首位。”
    洛玄微微頷首,如此看來,論名氣,南宮紫瑤確實是明星之首了。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無論何種領域,能做到最為頂尖之人,自然都不會是普通人,能在所有明星中的人氣居于首位,也足以看出南宮紫瑤的特別與不凡了。
    然而緊接著,只聽凌舞道:“不過南宮紫瑤最為特別的,還不是她的人氣與名氣,而是她的氣質。”
    “主上可知,南宮紫瑤被譽為什么,她的眾多粉絲中又給了她怎樣的稱號?”
    洛玄微微搖頭,道:“是什么?”
    凌舞道:“南宮紫瑤,被譽為華國開朝以來,最有仙氣的大明星!”
    最有仙氣的大明星……
    聽到凌舞此言,洛玄也不由想起了昨天他所看到的南宮紫瑤。
    南宮紫瑤身上的氣質,確實是有一種與生俱來的仙渺氣息,同時還透著一股難掩的清冷氣息。
    這個稱譽,到也當之無愧。
    凌舞頓了一下,又是開口,“而她的眾多粉絲給予她的稱號,便是——神仙姐姐。”
    聞言洛玄,不由啞然。
    神仙姐姐?
    這個稱號,下意識的讓他感到有些怪異。
    “如此看來,這南宮紫瑤,倒也真的有些特別。”洛玄道。
    凌舞輕點螓首,道:“南宮紫瑤相比于其他明星還有一個極大的不同,便是她從不拍床戲,吻戲,連擁抱與牽手,都是從未在劇中有過。”
    “換言之,她從未在熒屏上,和任何人有過絲毫的身體接觸。”
    這下,洛玄無疑感到有些驚訝。
    娛樂圈中的情況,他多多少少也了解。
    女明星成名之后倒也罷了,選擇的權利自然會大一些,類似于床戲吻戲這種完全可以要求更改,或者無法更改便可以選擇不接。
    但在是一個小演員的時候,這些完全很難避免,當然,也可以避免,只不過會造成一種不瘟不火的局面而已。
    甚至連擁抱和牽手,乃至于絲毫的身體接觸都沒有,這可是頗為不易!
    “這南宮紫瑤,從不拍床戲與吻戲,連身體接觸都不和旁人有過,這樣的她,也能成為華國的第一大明星?”
    凌舞輕點螓首,道:“不錯,她能成為這第一大明星,靠的便是這一身與生俱來的出塵氣質,或者說是很多人眼中的仙氣。”
    “不僅如此,她每一次出場,也只會是一身蓮白長裙,遠遠的站在那里,從無絲毫暴露,得體之極,清冷悠遠,淡雅襲人,僅憑這一身氣質,便不知折服了多少粉絲的心。”
    凌舞所說的,是南宮紫瑤與其他明星相比的最大不同,也是南宮紫瑤的無數粉絲最為心馳向往的地方。
    洛玄卻是思忖了一下,道:“這樣的話,豈不是也可以說,是她沒有演技?”
    凌舞:“……”
    聽到洛玄此言,凌舞一時也不知該說什么好。
    她的心中,也確實有些被洛玄這樣直男無比的行徑打敗了。
    似是想起了什么,凌舞終究還是輕輕點了點螓首,道:“……主上此言,倒是和南宮紫瑤在一次采訪之中的自稱不謀而合,她確實曾稱自己,是最沒有演技的明星。”
    “但,任何人都把這當作是她的自謙而已,畢竟,南宮紫瑤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大明星。”
    洛玄此時,興趣也是越發濃郁了起來。
    沒想到,不僅是她這樣認為,連南宮紫瑤自己都曾表示她是最沒沒有演技的明星。
    倒也算是,知己難尋。
    但偏偏,她又確實是華國人氣第一的大明星。
    最沒有演技的第一大明星?
    在南宮紫瑤身上,無疑是形成了一種極致的反差。
    洛玄,也是緩緩開口。
    “小舞,若這南宮紫瑤真像你說的如此的話,我倒真想,會一會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