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结果查询

    眼見張大師就要轉身離開,吳顯道終于反應了過來,站起身阻止道:“你們這是要綁架那位高人嗎?”
    秦家人紛紛面色難看下來,這種事情心照不宣就好了,吳顯道把話拿到臺面上來,還說的這么難聽。
    張大師笑道:“吳真人你放心,我有準!”
    吳顯道嘆了口氣道:“罷了罷了。”
    他收拾著東西,打算就這么離開。
    現在他算是白來一趟,本來還想著看看那出手扎針的是何等人物,但如今顯然是非已起,他不愿卷入其中。
    收拾完畢后,他向著秦建功道:“秦家主后會有期,吳某慚愧。”
    秦建功眼神淡淡,不置可否。
    吳顯道也沒在意,轉身就要離去。
    就在這時,他的身邊忽然圍來了秦家的數名保安。
    吳顯道霎時回頭,驚怒道:“秦家主,你這是?”
    秦建功皮笑肉不笑:“吳大師,舟車勞頓,還是多住幾天吧。”
    “你……”
    吳顯道氣得鼻子冒煙,但他只修相術,雖有點武功,面對這些壯漢也根本就不是對手。
    他只能無奈道:“住幾天也行。”
    秦建功哈哈大笑,大手一揮道:“帶吳真人去客房休息!”
    張大師此刻目光陰冷,葉天龍讓他遭受到的屈辱,他必定百般回敬!
    ……
    葉天龍在辦公室把事情都解決的差不多了。
    卓江南給他來了個電話。
    電話中,她的聲音冰冷:“葉天龍,你在哪里?”
    葉天龍道:“我在西江大廈。”
    “西江大廈?”
    卓江南道:“你在那里做什么?”
    葉天龍言簡意賅:“工作。”
    卓江南有些慍怒,但在電話里也不好發火,沒好氣道:“你真的在西江大廈?”
    葉天龍道:“沒錯。”
    卓江南道:“你等著,我過去接你!”
    葉天龍意外道:“你接我做什么?”
    卓江南道:“有個生意要談,你和我一起去!”
    葉天龍更意外了,卓江南今天這是怎么回事,一般她很少帶自己出去,更不要說是帶自己參加什么生意會談了。”
    雖然心里意外,但葉天龍沒有多說什么,應了下來。
    “不管你在哪里,半個小時后,在西江大廈門口匯合,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葉天龍語氣隨便道。
    掛斷了電話,葉天龍看著窗外,有些若有所思。
    半個小時后。
    葉天龍從西江大廈中走出,便見到一輛寶藍色的寶馬車正停在了大廈的門口。
    車窗落下,露出卓江南的那副嬌艷臉龐,此時她的俏臉有些寒冷。
    葉天龍沒有理會她的神色,徑直拉開了副駕駛,坐了上去。
    卓江南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沒有等到葉天龍的回應,終于忍不住道:“葉天龍,你到西江大廈里做什么?那是你能去的地方嗎?”
    葉天龍淡淡道:“西江大廈都是我的,我有什么去不得的?”
    卓江南差點沒被氣笑了,今天早上葉天龍就大言不慚,現在仍舊口氣極大。
    在東海,他葉天龍還沒有失勢的時候,他這樣說無可厚非,還對她有著致命般的吸引力。但現在,葉天龍說這話,就和吹牛沒什么兩樣了,讓人反感。
    卓江南冷聲道:“葉天龍,我希望你能早點認清現實!西江大廈的擁有者來歷神秘,若是你得罪了其中的人,我們卓家也救不了你!”
    葉天龍忽然轉頭看向她道:“你來就是為了說這些的嗎?”
    卓江南氣得夠嗆,一時語結,猛然啟動車子,一踩油門躥了出去。
    “如果不是為了收拾你今天夸下的海口,我才懶得接你,讓你參加我的生意活動!”
    她冷言冷語道:“今天回去,我會和媽說,你和我參加生意活動去了,沒有時間幫姐夫借塔吊!”
    葉天龍問道:“那明天呢?”
    “明天?”
    卓江南胸有成竹道:“明天就是天鵬工程開工的日子了,各個建筑的工程都徹底定了下來。就算是劉新建搞到了塔吊,主體也輪不到他插手。”
    葉天龍道:“這是你爸和你的主意?”
    卓江南冷哼道:“劉新建這個家伙,他那點心思我爸還不知道?不過是想著奪到天鵬工程的主導權,然后借此和天鵬公司搭上線。但有多大本事使多大力,他手里連個像樣的塔吊都沒有,怎么有實力干天鵬主體的活?”
    葉天龍笑了笑,看來卓遠峰也并不傻。
    卓江南又道:“今天我參加的是一個生意晚會,你一定要老實點,在那兒吃點東西就行了。在場的都是西江有頭有臉的人物,如果惹了誰,那就是大麻煩!”
    葉天龍點了點頭,道:“那你談生意的事情……”
    “不需要你管!”
    卓江南下意識地拒絕,突然意識到了自己語氣的生硬,葉天龍好歹也是以前東海的風云人物,在那種場合難免會有心理落差。
    她語氣柔和了一些,道:“這樣吧,一會兒我談生意的時候,你坐我旁邊。必要的時候,你可以幫腔幾句。但你要記住,我是主場,沒什么需要你的時候,你不要說話。”
    葉天龍笑了笑道:“可以。”
    他舒服的往后靠了靠,瞇著眼打量前方不斷迫近的公路。
    “生意晚會……不知是個什么晚會。”
    很快,車子到達了如意大酒店。
    如意大酒店,也是西江二流人物聚會的高檔飯店了,五星級,一般工薪族不敢消費的存在。
    此時的如意大酒店門口,早已經停滿了豪車。
    好在如意大酒店占地很廣,倒不用費時費力的尋找車位。
    很快就找了一個車位停下。
    兩人下車,向著酒店門口走去。
    路上,卓江南一再囑咐他,不要多說話,安靜地等待酒會結束。
    葉天龍自然答應。
    酒店門口,侍衛小童正站在門前迎賓。
    今天酒店已經被包場,每一個賓客,必須要出示請柬,經過他檢查無誤后,才可進入。
    他的身后不遠處站著幾個彪形大漢,可以見得,如果沒有請柬硬闖是什么后果。
    卓江南來到侍衛小童身前,將自己的請柬遞過去。
    小童檢查無誤后,表情冰冷地揮了揮手道:“放行。”
    卓江南微轉頭,低聲道:“跟上。”
    然后她快步向著酒店中走去,生怕影響了身后的人。
    葉天龍剛要過去,就在這時,小童忽然冰冷低喝道:“站住!沒有請柬不得入內,你的請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