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结果查询

    “這就對了嘛,跟誰過不去,也不要跟錢過不去。”
    岳長林說著這話,得意的拍了拍她的臉。
    左手棒槌,右手蜜糖,這是他老子的教他的道理。
    雖然,他們岳家現在確實是瀕臨破產,但是,這又有什么關系?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再怎么樣,他們岳家也還是比一般的三流世家強很多。
    小秘書彎下腰,拿起了這張支票。
    “記住,不要讓我失望。”岳長林帶著張大海離開。
    他相信,窮人的想象力是無窮大的,總能在某些時候給他意想不到的驚喜。
    證據什么的,他相信,這小妞一定能找到。
    “老岳,你剛才到底給她畫了多少個零?那可是我的支票,你用的可是我的錢,我老子要是知道了,絕對會打死我的。”張大海跟在岳長林的身后,急忙追問。
    “多大個事?一點零花錢而已,我在海外還有賬戶,一會兒我轉給你。”
    岳長林說的沒錯,在他走后,小秘書確實找到了誣陷陳陽的證據,一根頭發,至于她手上為什么會有陳陽的頭發,這就得怪人心險惡了!
    千葉雪醒來的時候,她的周圍聚攏了各種人,大家對她噓寒問暖,小秘書還一個勁的朝她哭泣,至于她那個親媽,那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淚,哭成了個淚人。
    “陳陽這個王八蛋,怎么可以對你做出這種事情?你放心,閨女,媽就是把警察局的門檻踩爛,也一定會為你討回這個公道。”
    “怎么了?”千葉雪一臉懵,她想起身,可卻感到渾身沒勁,軟綿綿的,一點力氣都沒有。
    “千總,對不起,是我沒用,我沒本事幫你抓到陳陽,讓他眼睜睜的從我先前逃走。”小秘書哭著跟千葉雪道歉。
    “到底怎么了?說。”千葉雪的聲音加重了幾分。
    “我今天早上來找你,正好碰見陳陽要侵犯你,葉君耀葉先生為了救你,被他活活打死了,警察已經在兇器上采到了他的指紋,還在現場采集他的毛發,千總,你有沒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要不要讓警察進來給你檢查一下?”
    檢查這個詞,說得很委婉,其實就是想要知道她到底有沒有被侵犯。
    她的身體,有沒有被侵犯,她能不知道?
    真是搞笑。
    陳陽還侵犯她?他連看她都不可能多看幾眼,又怎么會做出這種事情?
    當然,她更希望他們之間發生點什么,可是,這種事情,怎么可能發生?
    “沒有,我沒有感到不舒服。”千葉雪一口回絕。
    “那就好,沒有侵犯就好,你要是被侵犯了,以后怎么嫁的出去?”女人一臉慶幸,但隨即變臉,“但是,即便他沒侵犯你,他對你強奸未遂,這也是不爭的事實,你等著,媽這就給你找關系,幫你把這事給擺平。”
    “媽,我都說了沒有,你還想鬧哪樣?”千葉雪不高興,雖然不知道具體是怎么一回事,但她相信陳陽的為人,即便證據擺在眼前,她也不愿意相信。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
    她不想因為小秘書的片面之詞冤枉陳陽,但她也不得不估計小秘書的臉面,她想等一會和小秘書好好談一下。
    “好好好,沒有就沒有,你好好休息,你現在,身上的迷香還沒有過去,多休息一下,等到你好了,我們再聊這個事。”
    千葉雪的性子,她這個當媽的最了解,這種時候,自然要順著她來。
    她點了點頭,藥效來襲,她再次睡去。
    “陳陽可真是下得去手,這么重的迷香,他也不怕人就這么醒不過來?”劉雪梅氣的不輕。
    小秘書站在她的面前,眼神閃爍,表情很不自然。
    就在這時,兩個警察從外面經過,他們小聲的議論著這件案子。
    “這兇器和尸體的傷口嚴重不符合,怎么可以這么草率?”
    “你懂什么?這是上頭的意思,別多話,這不是你該管的。”
    “可是,這真的太草率了。”
    ……
    剛好從病房里走出來的小秘書,看著兩個警察走向主治醫師,表情很復雜。
    還好,剛才她答應了岳長林,不然的話,她怎么可能斗得過岳長林?
    她勢單力薄,家里也沒有什么關系,絕對要死在他的手里。
    還好,萬幸。
    蘇韻知道這件事的時候,她也不相信這件事會跟陳陽有關,他昨夜都跟自己在一起,怎么可能做出這種事情?
    為此,她只能打電話找人幫忙。
    “請務必幫我擺平這件事,不管花多大的代價,我都愿意。”
    ……
    死亡禁區。
    入口處,掛著一塊牌子:人類和神明在此止步。
    這個地方干燥,悶熱,常年如此,一年四季,很有有雨水光顧。
    人類很難在這里生存,通常進入這里的人,只有兩種人,一種是旅行者,一種則是像陳陽這類的人。
    正所謂:江湖事,江湖了。
    只不過,讓他沒想到的是,今天來的人,居然還不少。
    他師父對他是‘真好’,這么混的水,他都快看不見‘魚’了。
    “兄弟,你也是來尋寶的?”旁邊有個猥瑣的大小眼男人,湊過來和他說話。
    陳陽看了一眼他帶著的那幾個人,又看了一眼自己帶的那幾個人。
    覺得很奇怪。
    他到底是哪點讓他覺得自己是過來尋寶的?
    “不是。”
    陳陽說完這話,就騎上駱駝,進入死亡禁區。
    “你牛逼個屁啊,不就他媽比小爺我多帶了兩個人過來嗎?等老子一會兒奪寶的時候……”
    他在后面大聲吼道。
    很顯然,他很不服氣。
    而他的話引起不少人的注意,大家狐疑的相互看了一眼,隨即不再理會他。
    陳陽的人把他隔絕在身后,逼得他不得不乖乖縮在隊伍后面。
    如果,陳陽沒猜錯的話,今天聚在這里的人,應該是各有各的目的。
    放出的消息太雜,導致大家來這里的目的都不一樣,但是來都來了,哪能空手而歸?
    陳陽的人掏出了一個指南針,指南針出現失靈的情況,不光指南針,身上一切電子設備統統失靈,徹底切斷與外界的聯系。
    當大家進入之后,再往剛才經過的地方去看,這時候,他們才發現,遠處的土堆早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動物的骨骸,還有那些遺留的垃圾也消失不見,一切都是那么陌生,就仿佛他們憑空出現在這個地方。
    對此,陳陽早有預料。
    葉南天叫來的人,怎么可能是普通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