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结果查询

    【文字】面對呼嘯而來的混混,葉瀟根本不抵擋,只是以自己極快的速度躲避著這些混混的劈來的砍刀,即便有的實在躲不過,他也不回刀抵擋一下,只是任由那些砍刀劈在自己的身上!

    而他手中的砍刀卻好似死神的鐮刀一般,劃過了一個又一個脖子,帶走了一條又一條人命!

    當葉瀟從這群人中走出的時候,還活著的混混不足三人,他們也只是因為靠得較遠,這才躲過了一劫!

    至于葉瀟,此時也是傷痕累累,雖然這些混混因為恐懼,力氣已經沒有多大,劃出的傷痕并不見有多深,可是架不住多啊,至少有八人砍中了葉瀟,鮮血浸濕了衣裳,有自己的,也有敵人的!

    手中的砍刀早已經卷了,這已經是葉瀟奪過來的第四把砍刀了,一把扔掉了手中的砍刀,已經疲憊不堪的葉瀟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

    盡管在來的時候已經受了傷,盡管和冷少殤拼斗已經消耗了很多的體力,盡管剛才又添了幾處心傷,盡管理智告訴他應該先停下來包扎一下,可是已經完全被情感控制的他依舊以最快的速度朝前面趕去!

    只因為他知道,前方有他最好的兄弟,有他最需要營救的兄弟,他不能讓他死,不能,絕對不能!

    瘋狂的葉瀟開始急速的奔跑起來,隨著他的全速奔跑,身上的傷口根本就沒辦法愈合,甚至流血的速度也是越來越快……

    但他都沒有去理會,他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趕到葉玉白的身邊,救出葉玉白……

    此時的葉玉白同樣是傷痕累累,當他連續揮出第十八拳的時候,已經無力的倒在地上,就這么靜靜的趴在地上,背上還插著一把漆黑的匕首,在他的前面,還躺著被揍成豬頭的狂狼,他手臂上的鐵爪,還掛著葉玉白的血肉……

    吳爽也累得不行,剛才葉玉白每揍狂狼一拳,她就在他身上劃傷一刀,一直到最后葉玉白的背上已經沒地方可劃,她才一刀捅進葉玉白的后心,結束這一場野蠻的廝殺!

    直到這一刻,她才真正的體會到葉玉白的瘋狂,那個號稱鐵血狂神的瘋子!

    在此之前,他已經受了重傷,為了傷到他,連月幫付出了四五條人命,二十多個重傷的慘重代價,可是即便是這樣,在他臨死之前,竟然還有這樣的爆發力!

    恐怖,實在是太恐怖了……

    鐵血狂神,當真名不虛傳!

    至于狂狼,此時也被揍得奄奄一息,他也沒有想到葉玉白會這樣的瘋狂,竟然敢用自己的手掌硬碰自己的鐵爪,在手掌被刺穿的情況下還這么拼死的朝自己揮拳,如果不是他之前受了重傷,體力消耗了大半,自己還真會被他活活揍死,這也怪吳爽,你直接一刀捅死他不就得了?干嘛不早點捅他?

    不過好在這家伙總算死了……

    狂狼有些得意的用腳踹了踹葉玉白的腦袋,發現葉玉白并沒有任何的反應,那豬頭一樣的臉上才露出了一抹放松的神色!

    葉玉白沒有死,不過他離死也不遠了,因為流血過多,他的大腦已經開始出現眩暈,他的呼吸已經開始出現急促,就好像被人關在了一個沒有空氣的房間中一樣,不斷的想要呼吸新鮮的空氣,可是呼進去的氣體卻遠遠達不到想要的量,他就只能繼續拼命的呼吸,但在外人看來,他的呼吸是那樣的微弱!

    要死了么?真的要死了么?沒有想到自己還這么年輕就要死了!

    真是不值得啊,自己才十九歲呢,自己才上了三十多個女人呢,自己還沒有談過戀愛呢,自己還沒有開過跑車呢,自己還沒有去拉斯維加斯賭博過呢,自己還沒有去島國找那些女優玩過呢!

    怎么就這么死了呢?

    可是這些都沒關系,最重要的是,自己不能夠陪伴葉瀟了,自己不能夠親眼見證他坐上王者的寶座了,遺憾啊,真的好遺憾,好遺憾!

    瀟哥,你會怪我么?

    瀟哥,別忘了,我還有一條金項鏈當在你那!

    還有阿南,你丫的不會鄙視我吧?放心,老子就算去了地府,也會混出一點名堂,到時候你來了老子一定給你找好多的靚妞……

    還有小狼,老子那么早就給你打電話了,你這混蛋到現在都沒有來,你***干嘛去了?罷了罷了,希望老子死的時候你會哭一下,不(4)然老子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阿南,小狼,還有瀟哥,永別了……

    葉滄狼的心跳速度越來越慢,他的意識也是開始逐漸的模糊,越來越模糊,越來越模糊……

    “葉玉白……”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陣響亮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瀟哥,你來了么?可是我真的已經不行了?

    瀟哥,對不起……

    葉瀟的呼聲將吳爽和狂狼同時驚醒,兩個人幾乎是同一時間從地上跳了起來,就看到渾身是血的葉瀟瘋狂的朝這邊沖來……

    他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韓少爺不是說過會攔住他嗎狂狼和吳爽的腦海中幾乎同時浮現出這樣的念頭!

    不過這個念頭剛剛出現,兩人已經做出了反應,不管怎樣,看他的樣子也是受了重傷,就趁此機會干掉他吧!

    特別是吳爽,在看到葉瀟的時候,眼睛已經一片血紅,如果不是這家伙,幫主也不會死,自己也不會落到這種寄人籬下的地步!

    可是他們的反應很快,葉瀟的速度更是極快,在他們準備戰斗的時候,葉瀟的身子已經沖到了兩人的身前,然后高高的躍起,同時踹向了兩人……

    面的葉瀟這恐怖的一腳,狂狼以手中的鐵爪擋去,吳爽的匕首還插在葉滄狼的后心,身上已經沒有別的武器,她只是本能的抬起了自己的雙臂,護住了自己的心口……

    “砰……”的一聲巨響,狂狼手中的鐵爪應聲而斷,他的身體也被震得朝后飛去,而吳爽的手臂更是發出咔的一聲,那是骨頭斷裂的聲音,她的身體同樣倒飛了出去……

    【這幾天金磚大概只有三百多點點,沒爆發,但還是厚顏無恥的要要金磚,這個不要錢的,應該沒問題吧?】

    【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