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结果查询

    【文字】“砰……”又是一聲巨響,兩人的身體同時撞在了后面的墻壁上,當場就是一口鮮血噴出,即便是那一道墻壁,竟也被撞得出現了裂痕,由此而可見這一腳的力量到底有多么的巨大!

    兩人幾乎是攙扶著墻壁這才掙扎著站了起來,滿臉驚駭的看向渾身是血的葉瀟,他們從來沒有想到一個人的力量會有這么大?

    仿佛剛才踹來的不是一腳,而是一輛奔騰的卡車,又或者一頭暴怒的暴龍……

    此時的他們第一個念頭就是逃,以最快的速度逃離這里,遠離這個家伙……

    榮華富貴,錦繡前程雖然好,但也要有命去享受不是?若是連命都沒有了,還談其他的什么?

    即便是一心想要報仇的吳爽也是想著逃,報仇也需要命,沒有命,還談什么報仇?

    甚至這一刻,她連報仇的心思也被葉瀟的恐怖殺意完全的擊潰,整個人的腦海中就只剩下一個念頭,逃!

    可是葉瀟并沒有追過來擊殺他們,他反而直接蹲了下來,蹲在了葉玉白的身邊!

    “小白,我是葉瀟,你***給我醒醒……”葉瀟一把扶住小白,搖動著他的身體,既不敢太過用力,也不敢太輕!

    可是此時的葉玉白流血過多,即便是聽到了葉瀟的聲音也根本沒辦法回答,只是靜靜的趴在那里!

    “小白,你***不能死,你給老子活著!”眼見小白沒有反應,葉瀟的淚水自眼角滑落……

    可是不管他怎樣的搖動,葉玉白都是靜靜的趴在那里……

    葉瀟心中悲痛,用手探了探葉玉白的鼻息,還好,還有呼吸在,雖然很微弱,但終究還有一口氣在,而他的心跳也在慢慢的跳動!

    “小白,我知道你聽得見,你給我聽著,老子要你活著,老子要你跟我一起征服靜海,一起政府世界,所以你***不許給我死,聽到沒有,我馬上送你去醫院,馬上就去,很快就到的,很快,真的很快……”葉瀟慌慌張張的將葉玉白抱了起來,全速的就朝小巷的外面沖去,根本沒有去管傷勢慘重的狂狼和吳爽兩人!

    哪怕葉玉白現在這模樣都是他們造成的,葉瀟也沒有報仇的心思!

    因為葉玉白還沒有死,沒有什么比葉玉白的性命更重要,天大的債以后也有機會慢慢的討要,可要是葉玉白就這么死了,就什么都沒有了!

    發瘋一般的葉瀟瘋狂的沖出了小巷,根本沒有看過兩人一眼!

    直到葉瀟的身影消失在兩人的眼前,兩人才同時松了一口氣,就感覺肩頭上的一座大山消失了一樣!

    兩人同時對望了一眼,皆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驚恐!

    這一刻,狂狼甚至有些后悔,后悔跟著張皓哲做出了這些事情,如果他按照蔣朝奇所說的那樣,和飛車黨合作的話,又怎可能招惹這個可怕的惡魔?

    可是后悔有用么?事情已經發展成這樣了,他只能夠一條道路走下去!

    葉瀟可不知道自己帶給兩人的壓力有多大,他就這么抱著葉玉白沖出了小巷,來到了大馬路邊上!

    那些路過的行人驟然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血人抱著一個渾身同樣是血的血人沖了出來,一個個嚇得跳了起來,很多年輕的女孩更是失聲尖叫了起來,但葉瀟就好像沒有聽到一樣,只是抱著葉玉白沖到了馬路的中央,來到了十字路口最前面的一輛正在等候紅燈的奔馳車前面!

    “砰……”葉瀟沒有說任何的話,直接一腳踹在了副駕駛座的車門上,恐怖的力量震得整個車身都是一抖,險些翻了過去,那一道門更是被踹出了一個巨大的坑,車窗的玻璃更是震得粉碎!

    正在車內聽著音樂的胖子嚇了一跳,猛然回頭,就看到一個血人抱著另一個血人站在自己的車子前面,而車窗的玻璃已經完全粉碎……

    “下車……”葉瀟冰冷的聲音傳來,那名胖子渾身一抖,根本來不及思考,本能的從另一邊的車門跳了下去……

    他可不想死啊,即便是現在是下午的時間,太陽還沒有下山,周圍還有很多的車輛,他不覺得有半點安全感,那種來自靈魂深處的本能告訴他,只要他慢一點,或許自己的性命今天就要終結自這里!

    一把拉開副駕駛座的車門,將葉玉白的身子放了進去,然后快速的翻到另一邊(4),鉆進了駕駛座,在所有人驚駭欲絕的目光中發動了奔馳車朝前沖了出去……

    就連路口中央正在指揮交通的交警也被這樣的一幕給震住了,直到奔馳車的身影消失在車流之中這名交警才回過神來,立馬掏出了對講機就開始對自己的同伴呼救!

    葉瀟也不管自己走后會引起怎樣的混亂,他現在只有一個念頭,將葉玉白送到醫院,一定要保住他的性命!

    葉玉白的后心還插著匕首,葉瀟不敢亂動,還要防止因為車速的顛簸加大他的傷勢,如今他的心跳還沒有停止,只能夠說明一個問題,這一刀并沒有插中葉玉白的心臟!

    否則就算他的生命力再頑強也死定了……

    一手扶住小白的肩膀,一手控制著奔馳車急速狂奔,可是現在該去哪兒呢?

    這個時候,葉瀟才想到自己并不認識靜海市那些大醫院的醫生,如今時間就算生命,到時候即便自己以暴力威脅,可是也會耽誤不少的時間,到底該怎么辦?

    這個時候,葉瀟忽然想到了依古韻,以她的家世,應該能夠盡快的聯系好那些醫院吧?

    直接扔掉了方向盤,掏出了手機,打通了彭瑩詩的電話!

    “喂,將電話交給依古韻!”電話剛剛接通,葉瀟就出口咆哮道……

    電話那頭的彭瑩詩從來沒有聽過葉瀟這樣的口氣,先是一愣,不過也猜到了事情很是緊迫,直接將電話遞給了依古韻!

    “喂?葉瀟我是古韻……”依古韻柔聲說著!

    “古韻拜托你一件事,我一個兄弟受傷了,我需要急救,麻煩你幫我尋找一個最近的醫院,拜托了……”葉瀟幾乎是帶著哭腔的說道!

    【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