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3开奖结果查询

    【文字】此刻只要能夠挽回葉玉白的性命,不要說電話里求一個人,就算是讓他給人跪下,他也愿意!

    電話那頭的依古韻先是一愣,她雖然和葉瀟接觸的時間并不多,但也知道他是一個驕傲到骨子里的男人,有什么事情會讓他放棄自己所有的尊嚴拜托自己?

    “你現在在哪兒?”不過依古韻畢竟是大家族的繼承人,只是瞬間的時間已經明白過來事情的危急,直接開口問道!

    “我剛從巴蜀路出來,上了太湖大道!”葉瀟說道!

    “那好,你直接從太湖大道往前直走五公里,右拐有個太湖療養院,哪里是恒天集團的私家醫院,我派人在門口接應你……”依古韻不愧為大家族的繼承人,三言兩語就將事情給搞定……

    “好……”葉瀟說完將手機扔在了一邊,全速的駕駛著奔馳車飛奔而去!

    此時,旁邊的葉玉白已經沒有了呼吸,葉瀟甚至已經聽不見他的心跳聲……

    “小白,你這個王八蛋,你***不許給老子死,聽到沒有!”葉瀟已經哭了出來,淚水瘋狂的從眼中流出,和下午想到譚笑笑的時候完全不同,那時候只是覺得心里酸楚,只是覺得有些難過,可是這一刻的他卻是痛徹心扉!

    這個從小一起玩到大的伙伴,這個比他大但卻一直將他當大哥一樣看待的男子,這個為了他可以不惜犧牲自己生命的家伙,他不能夠讓他就這么死去,絕對不能夠!

    一邊開著奔馳車狂奔,一邊搖晃著葉玉白的身體,只希望他能夠清醒過來,可是葉玉白就好像老僧入定一般,依舊靜靜的坐在副駕駛座上,身體完全沒有一點生氣!

    葉瀟的心越來越沉,也越來越冷,他只感覺這個世界是一片昏暗……

    奔馳車的速度已經快到了極致,連續刮掉了好幾個車子的反光鏡,更是將一輛qq車給整個的撞翻出去,會不會出人命葉瀟已經顧不得了,他只想搶救自己的兄弟!

    搶救這個世界上可以和自己一起同生共死的兄弟!

    兄弟!

    是的,他們沒有血緣,他們沒有血親,可是他們卻比親兄弟更親!

    那是可以將自己的頭顱交給對方的兄弟!

    “嗖嗖嗖……”窗外的風疾馳的吹過,葉瀟的身上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連續的奔波,瘋狂的拼斗,再加上大量的出血,他的體力早已經到了極致,他現在很想睡下去,但他明白,他不能睡,一旦他睡下了,葉玉白將再也沒有半點機會!

    五公里的路程,不是很遠,軍隊里跑操都是五公里,快的人十幾分鐘就能夠跑完,更不要說一輛全速奔馳的奔馳車了!

    只不過幾分鐘的時間,葉瀟已經來到了依古韻所說的療養院,不愧為恒天集團旗下的私家醫院,這辦事效率就是比那些大醫院快了許多,當奔馳車停在醫院門口的時候,早已經有一大堆醫生護士等候在那里,更是早就準備好了手術車!

    “砰……”一腳將車門踹飛,葉瀟直接沖了下來,也看不清楚這些醫生護士的容貌,只看到一群白花花的人影沖了過來!

    “快,他在副駕駛座,在副駕駛座!”葉瀟指著副駕駛座的就叫了起來!

    林思淵是這家醫院的院長,當接到小姐電話的時候,他就立馬將手術的一切事情都安排好了,更是親自帶著一群醫院最高明的外科手術醫生迎了出來,當看到一輛破爛的奔馳車停在門口的時候,所有人都楞了一下!

    當看到一個渾身是血的男子從車里出來的時候,一群醫生護士立馬迎了上去,看到這個渾身都是傷的男人,他們都以為他就是小姐所說的病號,可是當他指著副駕駛位置的人嘶吼的時候,這些醫生護士才明白要急救的人竟然不是他?

    立馬就有專業護士打開車門,當看到背心還插著一把匕首的葉玉白的時候,很多人的臉色都是一變,這樣的傷勢?難道還活著?

    很多人都認定,他已經死了……

    可是看到葉瀟那撕心裂肺的吼聲,他們也不忍心告訴葉瀟這個人沒救了,兩個小護士小心翼翼的將葉玉白從副駕駛的位置上付了下來,早有人推來了手術車,將他放了上去,一群人開始迅速的忙碌的忙碌,止血的止血,帶來插氧氣瓶的插氧氣瓶……

    看到被送上手術(4)車朝著里面推去的小白,葉瀟忽然站直了身子,對著葉玉白直接大喊道:“葉玉白,你***給我聽清楚了,老子要你活著!”

    說完之后,葉瀟再也把持不住,整個人直接倒了下去,幸好院長林思淵就在他身邊,將他一把扶住!

    很多人都是一愣,這人明明都死了,即便是還有一口氣在,但他能聽得清楚嗎?你這樣叫有用嗎?

    可是看到直接暈倒在院長懷里的葉瀟,竟然沒有一個人說得出話來,甚至還有兩名小護士在偷偷的抹淚,到底經歷了怎樣的事情,會讓這個大男人如此瘋狂?

    他們的感情又是怎樣的真摯?

    這個時候,不要說他們是小姐親自吩咐全力接待的病人,即便是一個普通人,估計也沒有人會見死不救,哪怕只剩下一口氣在,他們也會全力施為……

    “快,再推輛手術車出來,他也失血過多,需要馬上手術……”扶著葉瀟的院長只是把了下葉瀟的脈搏,已經知道他的傷勢并不比推進去的那個將死之人輕松!

    這樣的傷勢,即便是沒有立馬死去,也早就會暈厥,真不知道他憑借著怎樣的毅力才堅持到這里……

    療養院又是一陣雞飛狗跳,所有人都是一陣忙碌……

    天空,不知道什么時候開始下起了小雨,院長林思淵有些茫然的抬頭看向天空,是老天也被感動了么?

    二十分鐘后,一輛黑色的勞斯萊斯在幾輛奔馳的護送下來到了療養院,身穿著一身淡白色長裙的依古韻在彭瑩詩的陪伴下走了出來……

    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他們怎么樣了?”

    【今天要去趟無錫,一個朋友那出了些事,星辰的第一本書就是在無錫創作完本的,星辰走上職業寫手這條路也是從無錫開始,三年了,三年前離開的城市,再一次來到了,一個不愿到來卻又想來的城市!】

    【文字】